行業動態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2019年,上半年動力煤價格波動原因?下半年走勢又是怎樣?
發布者:宣傳部 發布時間:2019-07-09 00:00:00 浏覽次數:449 文章來源:中國煤炭新聞網 字體:

上半年走勢:先強後弱

年初到3月上旬,坑口和港口動力煤價格整體呈振蕩上漲態勢,以伊金霍洛旗5500大卡坑口含稅價和環渤海5500大卡含稅平倉價爲例,年初這兩個價格分別爲每噸334元和585元,3月上旬,二者最高分別上漲至每噸424元和641元,每噸分別上漲90元和56元;3月中旬開始,坑口和港口煤價雙雙高位振蕩回落,前者在6月中下旬降至3月中旬以來最低點,每噸374元,自高點每噸累計下降50元;後者在6月中旬回落至3月中旬以來的最低點,每噸595元,自高點每噸累計下降46元。6月中旬,沿海煤價率先觸底回升,之後坑口煤價小幅反彈。


上半年煤價波動原因:

1、主産地煤礦複工複産進程緩慢,煤炭供給受限

2、煤炭進口總量控制常態化,減小了對國內市場的沖擊

3、春節後沿海電廠電煤需求出現快速回升

3月中旬之前,煤價之所以振蕩偏強,原因主要有以下幾個:

首先1月12日神木李家溝煤礦發生事故之後,陝西煤礦大範圍停産,導致煤炭供應大幅收縮,直接改變了短期動力煤供需結構,這也是3月上旬之前推動煤價走強的最重要原因春節之後,原本陝西地區煤礦已經要准備複産了,但錫盟西烏旗發生的銀漫礦業事故再次影響了複産進程。

因爲煤礦大範圍、長時間停産整頓,1月至2月陝西原煤産量同比大幅下降。進入3月陝西煤礦複産進度仍然緩慢,煤炭供應仍然受到抑制。如此大幅減量,必然會對煤炭供需造成巨大影響,直接推動坑口、港口煤價上漲。

其次煤炭進口總量控制常態化,減小了進口煤對沿海煤炭市場的沖擊,爲煤價反彈創造了一定條件海關數據顯示,今年1月至3月,我國累計進口煤7463萬噸,同比減少101萬噸,降幅爲1.3%。1月進口量同比增加較多主要是受政策影響,很多2018年12月未能通關的煤炭推遲到了今年1月。如果從2018年12月至今年3月計算,4個月我國累計進口煤炭8486萬噸,同比減少1351萬噸,降幅爲13.7%。煤炭進口量的減少,減小了進口煤對國內市場的沖擊,爲國內煤價反彈回升創造了一定條件。

再其次春節後沿海電廠電煤需求出現快速回升,同比出現久違的增長。2月下旬開始沿海電廠日耗回升速度明顯加快,2月28日甚至超過了70萬噸,明顯超出往年同期。3月上旬,六大發電集團沿海電廠日耗同比增長接近15%。在經曆了2018年8月以來連續7個月同比下降之後,再度實現同比增長。在國內主産區原煤産量大幅下降的情況下,沿海電廠日耗持續回升,在一定程度上支撐了煤價上漲

3月中旬以後煤價之所以高位回落,原因主要有以下幾個:

首先原煤産量逐步回升,國內動力煤供應逐步增加,使高位煤價逐步面臨回調壓力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在前2個月原煤産量同比下降1.5%之後,3月、4月、5月同比分別增長2.7%、0.1%和3.5%。特別是5月,一方面,陝西的煤礦繼續複産,表內煤炭産量繼續回升,5月陝西煤炭産量回升至4639萬噸,較4月增加337萬噸(同比仍偏低550萬噸);另一方面,另外兩大煤炭主産區山西和內蒙古煤炭産量也快速回升,5月,山西和內蒙古表內産量分別完成8477萬噸和9211萬噸,環比4月合計增加1297萬噸,同比合計增加1800萬噸,在抵消了陝西表內同比減量外,也充分抵消了陝西表外産量的下降,煤炭供應明顯增加。

其次煤炭進口量階段性連續回升,並且同比實現由降轉增,進一步增加了國內供應,加大煤價下調壓力海關數據顯示,4月、5月,我國月度煤炭進口量由3月的2348萬噸,分別回升至2530萬噸和2747萬噸,同比分別增長13.6%和23%。動力煤進口量的回升,尤其是5月的大幅回升,進一步增加了國內尤其是沿海地區動力煤供應,使煤價面臨下調壓力。

再其次煤炭需求尤其是電煤需求偏軟,在動力煤供應恢複的情況下,供需關系快速改變,沿海港口、電廠煤炭庫存持續回升,導致煤價面臨下行壓力數據顯示,4月、5月全社會用電量同比分別增長5.8%和2.3%,增速分別較3月回落1.8個百分點和5.3個百分點。在用電需求增速放緩的情況下,清潔能源發電量連續保持快速增長勢頭,對火電形成明顯抑制。4月、5月規模以上火電發電量同比分別下降0.2%和4.9%,環比也呈季節性回落態勢。因發電用煤占動力煤消費總量的比重接近60%,發電用煤減少意味著動力煤消費總量很難增長。一方面是國內供應和進口量增加,另一方面是消費的下降,煤價無疑會面臨較大下行壓力。

6月下旬,環渤海煤價率先小幅反彈,一方面因爲港口煤價倒挂,部分貿易商往港口發煤積極性偏低,港口煤炭調入量偏低,導致環渤海港口煤炭庫存連續回落,貿易商挺價;另一方面,7月夏季用電高峰臨近,後市需求仍有不確定性,再加上進口煤政策的不確定性,部分下遊用戶采購需求略有增加,帶動煤價小幅反彈。在環渤海煤價反彈回升的背景下,部分貿易商坑口采購需求有所回升,再加上陝西煤炭供應尚未完全恢複,坑口煤炭供應仍然受到限制,坑口煤炭價格也再度回升。


下半年動力煤市場展望:振蕩偏弱

1、7月、8月煤價可能會回落調整

2、9月、10月煤價可能出現一波回升

3、11月、12月煤價可能再度回落


首先,預計國內煤炭産量有望波動提升總的來說,目前煤價整體處于較高水平,煤炭企業盈利情況較好,企業生産積極性較高,只要沒有意外突發事件或事故導致煤礦大範圍集中停産整頓,煤炭産量有望保持高位。但是,不同時期煤礦生産受各種監管因素也會有所波動。

具體來看,7月、8月是夏季用電高峰,也是動力煤需求旺季,相關部門會從政策上支持煤企保供。9月,隨著國慶節臨近,安全監管對煤炭生産的影響力度可能會加大,煤炭産量可能會短期受到一些影響。國慶節結束之後,將迎來冬儲煤采購高峰,預計煤炭産量也將隨之再度回升。

其次,煤炭進口管理或再度加強,但預計7月至8月動力煤進口量還將保持高位,四季度進口量將逐步回落相關部門要求各海關關注前5個月煤炭進口情況並做好煤炭進口監管工作,主要是因爲5月煤炭進口量同比再度出現大幅增長,並導致前5個月煤炭進口量同比增幅擴大。之後,部分海關發出通知,大意都是在本海關報關的僅限本地用煤企業,在海關轄區範圍外使用的煤炭不得在本地報關。

考慮到7月至8月處于迎峰度夏煤炭需求旺季,而且2018年6月至8月煤炭進口量分別達到了2547萬噸、2901萬噸和2868萬噸,今年5月進口量也就2747萬噸,尚未達到去年七八月水平,全年維持進口總量平控的話,預計今年6月至8月煤炭進口量同比不會明顯減少。2018年9月至12月,我國月度煤炭進口量分別是2514萬噸、2308萬噸、1915萬噸和1023萬噸,按照全年進口總量平控思路,預計今年9月之後,進口量將再度逐步回落。

再其次,受經濟下行壓力較大、南方地區氣溫偏低以及新能源發電量持續增長等因素影響,預計下半年動力煤需求增長整體有限今年二季度經濟下行壓力再度加大,反應制造業整體運行狀況的制造業PMI在3月回升至50.5%之後,4月回落至50.1%,5月、6月均在49.4%,連續處于榮枯線以下。與經濟下行壓力不斷加大相對應,全社會用電量增速也在同步放緩,3月全社會用電量同比增長7.6%,4月、5月同比增速分別降至5.8%和2.3%。受經濟下行壓力仍然較大影響,預計下半年工業用電需求增長速度將繼續受到抑制。另外,今年南方地區降水普遍偏多,這一方面導致空調降溫用電需求減少,另一方面也導致水電出力相對增加,在減少用電需求的同時增加水電供應,從兩方面對火電形成壓力。而且,去年核電投産較多,今年是核電出力大年,繼續對火電形成壓制。

最後,預計下半年煤價可能會振蕩偏弱。大體上判斷,7月、8月可能會回落調整,9月、10月出現一波回升,11月、12月可能再度回落。進入7月中旬以後,如果日耗同比持續偏低,加之下遊港口和電廠煤炭庫存處于高位,市場心態或會再度轉弱,在供應處于高位的情況下,動力煤價格可能會再度回落。在煤價經曆一段時間回落後,隨著國慶節臨近,煤礦安全監管可能會加強,煤炭産量或將受到一定影響。與此同時,夏季用煤高峰過後,煤炭進口可能再度收緊。再加上下遊用戶冬儲補庫需求支撐,煤價可能會有一波反彈。因經濟下行壓力較大,進入冬季用煤高峰後,港口和下遊用戶的高庫存將再度對煤價形成壓制,煤價可能再度回落。

[關 閉]